拾叁不是小可爱

【面玲】花吐き病(你是我的解药)

关口曼迪×佐野玲於

关于花吐症的梗√

短打 面玲only⭕️

文笔垃圾

  轻喷!!! OOC警告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 

     “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   Mandy刚从睡梦中醒过来,喉咙传来疼痛的感觉,搞得他连着咳嗽了好长时间。

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是昨天和Alan他们喝酒喝太长时间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Mandy揉了揉有点晕沉沉的头,从床上坐起身朝着洗漱间走去。薄荷味的牙膏泡沫充斥了整个口腔,可是从喉咙深处的痛感反而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   Mandy赶紧吐出了嘴中的泡沫,对着洗漱池狠狠地咳嗽一下。Mandy的头脑一下子就清醒了,他发现洗漱池中不仅有白花花一片的泡沫,还有几片粉红色的花瓣,被白色映衬得更加红艳。

     “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 Mandy急忙跑去卧室里拿起了手机,还有一点牙膏泡沫在嘴角粘着,他拨通了Alan的电话,无意间看到了今天的日期是八月七日——七夕节。

    ‘是七夕啊……今天要给玲於表白吗……算了吧,被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男人表白他一定会觉得恶心吧……’Mandy在心里想。

     “咳咳……喂,是Alan吗……”电话打通了,Alan慵懒的声音打断了Mandy的思路。

     “啊,是我。早啊Mandy~”

   

     “咳……早啊”

 

     “等等,Mandy你没事吧?怎么一直咳嗽啊?是不是昨天咱们喝酒喝太多了?”Alan担心地询问Mandy。

     “……咳咳……我本来也,咳,这么认为……咳咳,但是我咳出来了花瓣……这是咳咳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 “……Mandy你不会得了传说中的花吐症吧?”

     “……咳咳,花吐症是什么?”Mandy对这个陌生的专有名词感到疑惑,既然Alan说是传说中,那这种病一定不常见。

    “这个嘛,我也不太清楚啦,不如你上网查一下吧,我正准备跟隼出门呢,不说了啊拜拜~”

     “咳咳,喂?”

     “……嘟嘟嘟”阿岚匆忙地挂断了Mandy的电话,看来是真的要和隼出去,Mandy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重色轻友。

     ‘花吐症啊,我去查一下。’Mandy在浏览器的搜索栏输入了花吐症几个字,点进去了网页蹦出来的第一条信息,

     “花吐症,具体特点为: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,因郁结成疾,会频繁的咳嗽,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,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,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,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,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。”

      正在Mandy刚看完花吐症的详细信息时,屏幕上突然闪出了来电显示,玲於。

     Mandy深吸了一口气,按下了接通键。

    “喂喂喂,面桑嘛?”

    “……咳咳,嗯是我。”

     “今天有空吗?你别多想不是因为七夕,我正好今天没什么事,咱俩出去骑自行车吧。”

      “……抱歉咳咳玲於,我今天身体,咳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喂你不会是装病吧??这么强壮的大男人怎么总是生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真的咳咳生病了,我先休息了,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这是Mandy第一次没有等玲於说完话就挂断了电话,毕竟玲於是个小机灵鬼,他怕说的太多,会被玲於发觉。Mandy从心里觉得可惜,七夕节玲於约自己出去居然拒绝了,这样的好好机会以后可就不一定有了呢。

       Mandy用手捂着嘴咳了一声,手上又捧满了花瓣,他干脆重新钻进被窝,这样说不定会好受些。

      过了一会,门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,Mandy却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 “咚咚咚。”“面桑,我是玲於,快开门。”

       Mandy一下子从床上惊起来,带上口罩跑向门口给玲於开门。

     “……唔咳咳,玲於你怎么来了”Mandy本就低沉的嗓音在口罩的覆盖下听起来更加模模糊糊了。

     “怕你骗我啊,反正无聊过来看看你怎么样了。”玲於边说着边脱下鞋子朝着Mandy紧闭着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  “咳咳,等等,别……”Mandy反应慢了一步,正打算如阻止玲於去开门,谁知玲於速度比Mandy快,一下子打开了屋门,满床的花瓣映入眼睑。

      佐野玲於叉着腰晃晃悠悠走进了Mandy的卧室,在床边坐下了,不禁调侃了Mandy几句,“面桑,你还真有情趣啊,居然记得今天是七夕。”

      “咳咳……不是那回事。”他边说边连忙用手扫掉床上的花瓣。突然玲於一个起身伸手扯掉了Mandy的口罩,又是好多花瓣从口罩里飘落下来,掉在床上。Mandy愣住了,一动不动的看着玲於的双眼。

      “啧,我就知道,你这是花吐症吧?”

       “咳咳,好像是,咳,吧……”Mandy无奈的坐下了,痛感仿佛又加深了,连续的咳嗽打断了Mandy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这样,只有跟你暗恋的人kiss一下病才会好吧……你赶紧找她去,我可不想看着你死。”玲於揉了揉灰色的头发,用有些催促的口气跟Mandy说话。

       “咳咳,不会死吧……没事的咳咳”Mandy还是不想告诉玲於他一直喜欢他的事实,毕竟已经忍了这么多年了,再忍个一两天也不是什么大事,这病应该几天就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关口曼迪,我说真的,你现在只能这样了,去找你暗恋的那个她吧,我可以帮你打电话。”Mandy看着眼前的小男孩突然说话认真,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,突然一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只能用沉默来回答。

      “面桑,我佐野玲於不想,看到你死。”玲於坚定地说,眼眶却不争气的红了,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。Mandy感到心脏跳动的很快,声音大的好像玲於都能听得到。

      “咳咳……玲於,其实我咳咳喜欢你。”Mandy边咳嗽边说出了这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,他多想早早的告诉他,可他不敢,他怕就这样葬送了他们两个这么久的友谊。

       “……啊,原来如此”玲於不明不白的回答搞得Mandy有些晕头转向,

        “咳咳……这算,唔……”

       Mandy的话还没说完,玲於就抬起头吻上了Mandy丰厚柔软的嘴唇,扑面而来的是清新的薄荷味还有Mandy口腔里淡淡的花香。

      两人的舌头难舍难分,暧昧地交缠在一起,两人喘息声夹杂在接吻的间隔中。玲於的脸红彤彤的,Mandy忍不住上手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  玲於松开了勾住Mandy脖颈的双手,揉了揉自己的嘴巴,

     “喂,干嘛捏我脸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 “咳咳。”Mandy狠狠咳嗽了一下,一整朵粉嫩的花掉落在Mandy的手心,他捧着花的手递到了玲於的面前  

       “啊,谢谢你了玲於。”   

      “谢什么,我又不是被强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唔,那这一朵花给你当七夕礼物吧,毕竟你是我的解药。”Mandy朝着玲於憨厚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啧,你真有情趣啊。”
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啊啊啊啊七夕快乐!!我是末班!!!

@大傻蛋宥祁★ 我相方的七夕文贼甜!!戳她不吃亏

【面玲】あなたを想っています。
(就是无聊,瞎搞了个对话类的,没脑洞没梗,求贡献)

“    想你是不需要什么条件的。
       不需要夜深,不需要明月,
       不需要冬天的雪夏天的风,都不需要。
       我喜欢你。
       所以一直在想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”

【面玲】过去与将来都有我在陪伴你.

佐野玲于×关口曼迪

面玲短打√主回忆

面玲太好吃了www

(提到了翔太,致歉,工地的大家都很想念你。)

不怎么写文,请轻喷啊啊啊!!

有点OOC‼️

逻辑警告!!!!!

推荐BGM:Control Myself(写的时候听的这首,很有感觉w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Mandy看着在摄像机前的佐野玲於,手里拿着一块写着翔太名字的纸板,时不时还晃一晃纸板,在镜头前笑得很阳光。

   “他还是笑起来好看啊。”

     工地的人都在镜头前说了想对已逝的翔太说的话,Mandy也不例外。忽然间,Mandy觉得时间过得好快,快到让他来不及反应。一年前的事现在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。

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Mandy躺在床上刷着ins,屋里空调的温度有点低,感觉到冷意的Mandy紧了紧被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其实他也听说了翔太的事,但是当Mandy在发亮的手机屏幕上看到一条条有关翔太的消息时,他还是感到了心脏传来的疼痛感,毕竟GENERATIONS的门把们跟工地的人都很熟,得知这件事大家估计都很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 Mandy干脆把手机屏幕关上了,他闭上眼睛思考了好多东西。

      佐野玲於四个字突然浮现在Mandy的脑子里,他又慌忙地打开了手机,拨了那串烂熟于心的数字。

   

    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…”

     “您好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 Mandy的耳朵充斥着死板的机械女声,他没有多余的动作,挂断了电话,一下子从床上起身,披上了大衣,拿着手机就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,但Mandy已经没有心思考会不会淋湿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街上的人很少,扑面而来的是湿润的空气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雨下的更大了,天变得阴沉沉的,在街道上卖力奔跑的Mandy看起来与这环境格格不入。他的灰色大衣已经被雨水打湿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   当他站在玲於家门口的时候,他的内心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安定感,是那种找到归宿的安定感。

         Mandy按下了门铃。

    “玲於…”“玲於你在家吗?”“玲於,我是Mandy。”

      屋里还是一样的安静,Mandy无奈的说,“那我进去了,Reo 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 Mandy在密码锁上按下了0108,突然“嘀”的一声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  他慢慢地走进客厅,电视上放的是玲於和翔太曾经一起跳舞的视频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红酒杯倾倒在桌子上,鲜红得像血一样的液体顺着桌子边缘一滴一滴地落在地毯上,像极了绽开的一朵朵红莲花,红酒味弥漫了整个屋子。

 

     玲於的卧室门虚掩着,Mandy轻轻地打开了房门,床上的被子卷成一团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 “…玲於”,Mandy低声叫唤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 那团被子稍稍动了动,被子里面传出玲於的声音,“…面桑…你怎么来了…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 “我就是想来看看你,你手机关机了我很担心。”

      “…啊…原来如此…我…我在睡觉呢…”玲於支支吾吾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  “…那好吧,我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Mandy低下头说。既然对方连脸都不想露,他就算在这里赖着,也等不到他想要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  说完Mandy便走出了玲於的卧室,顺手把屋门带上了。Mandy觉得很难过,说不上来的难过,他的每一步都是沉重的。

      直到他在门口换完鞋刚打开门的时候,玲於的屋门“咔哒”地一声打开了,从屋里窜出来一个裹着被子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  Mandy的手还搭在门把上,门已经打开了一道缝,他没有动,看着眼前的小东西跑过来拉住了Mandy的另一只手,Mandy看着被子里露出玲於的两只眼睛,

   “…可以不走吗”

   “…留下来…就一会儿…”

     玲於的话语仿佛有魔力,Mandy被这声音牵着走,他随玲於走进了屋里。玲於又平躺在了床上,被子随意地盖在身上,他深邃的双眼盯着天花板发呆,

     “…Mandy,其实你已经知道了那件事吧…”

     “…嗯对。”

    “……其实…其实我真的不敢相信…我现在真的好难过…好难过…”玲於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,Mandy可以体会到他的悲伤,他也随着眼前人说话而感到揪心的疼。

   “…玲於…”

      空气静止了一样,Mandy和玲於都没有说话,窗外下雨的声音闯进两个人的空间。

     过了一小会,玲於吸了一下鼻子,

    “…现在我知道了,在造物和主宰面前,人类的生命其实很渺小…”“…我们都是如此的脆弱啊…”“…现在很怕身边的人会突然就离开我了……”“Mandy…我好怕失去你和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 Mandy突然翻身一跨,双手抵在玲於头的两边,两条腿跨在玲於的身旁。

      玲於的视线被Mandy挡住了,他有些变扭地把头扭向一侧,试图避开Mandy的目光。

      “…玲於,你看着我…”

      玲於缓慢地把头扭了过来,两人的视线交集在一起,Mandy的目光炽热而充满侵略性。

      玲於的眼眶有些发红,头发也毛茸茸的,不像平常的那样整齐。

      Mandy俯下身,一只手轻轻地放在玲於的头上,玲於看着Mandy的脸一点一点地在面前放大。

      “…唔…”

      Mandy温柔地吻上了玲於的双唇,他闭上眼,一个个轻柔的吻落下。玲於刚开始瞪大了双眼,但他逐渐地接受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  Mandy的吻绵长又充满爱意,让玲於迷倒在他的温柔乡,他便没有做多余的抵抗,玲於在Mandy身下像极了一个哭哭啼啼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 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玲於变得不清醒了起来,他用舌头撬开了Mandy的牙齿,Mandy没有感到很惊讶,还是微闭着双眼,用舌头去迎合他,两个人激烈的亲吻着。Mandy停了下来,留给玲於喘息的空间,

     “…哈”

      男孩终于感到了害羞,他的脸红的发烫,他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嘴,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  玲於一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顺着脸颊滑了下来,心里不禁又感到悲伤,生怕以后就失去了Mandy的温柔。

      Mandy看着玲於落下的泪滴在枕头上,他顺势在玲於的眼角吻了一下,笨拙地舔掉了玲於的泪痕,泪水咸湿苦涩的感觉传到了Mandy的舌头上。

      “…不要哭玲於,我不会离开你的…”

      说完他看着玲於,玲於点了点头,挤出一个笑容,亲吻着玲於脸上一个个的痣,

      “…其实我有好多条命呢,就像你脸上的痣一样多。因为上帝让我来人间的使命就是陪你走完人生,我不会先离开你的…”

      玲於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,黏黏糊糊地在Mandy的脖颈上轻咬,

   “…那我岂不是要庆幸我有这么多痣了?”

  

   “…嗯…说的也是…”

      Mandy点了点头,顺势躺在了玲於的旁边。玲於的头枕在Mandy结实的手臂上,闭上眼,他想,就这样荒废时间吧,如果就这样依靠在他身旁过完一生有多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 窗外的雨,落了。
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 “阿岚君!”

    一大早阿岚就接到了隼的电话,他揉揉惺忪的双眼,迷迷糊糊地回答,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“喂!阿岚君你跟玲於联系了吗?”

   “…啊…没有呢…”

   “昨天的事你也知道,我怕玲於他承受不住…他手机关机,打面桑的也没人接…”

   “…嗯…这样啊…要不我们去看看他?”

   “好的利达!那五分钟后在你家门口见!”

    “…五…五分钟??”

   “…嘀嘀…”

      阿岚话还没说完,隼就挂断了电话,阿岚慌慌张张地去戴隐形眼镜,随手拿起一件卫衣就穿上了。

      当阿岚到家门口时,隼已经站在那里等他了,他不免心生感慨,年轻就是好。

    “隼你来的真快啊…”

    “嘿嘿,走啦走啦~”

      当隼和阿岚到玲於家门口时,隼正准备按下门铃,阿岚突然发现了玲於家的门没有关紧,有一条不注意就看不到的门缝。

      “玲於这么仔细的人怎么没关紧门啊?”小森有点好奇,顺着门缝眯着眼往里面看。

    “别看啦,进去看看玲於怎么样了吧。”

     “哦哦好的。”

      两人进了门,发现客厅简直不堪入目,乱的让两人觉得进错门了,毕竟在他们心中玲於是一个爱干净爱整洁的弟弟。

      “这样,我在厨房和储衣间看看,阿岚君你去卧室和厕所看看!”

      “啊好的,”

      “诶诶诶,没有啊,怎么回事呢。”隼抱怨的声音从储衣间传来,他看见亚岚打开了玲於的卧室门,一直站在那里,

      “阿岚君??怎么了啊?”,隼看了看一动不动的亚岚,顺着他的目光往房间里面看。

      床上的玲於倚靠在Mandy的胸膛上,耳垂上还没褪下去的那抹红一路烧上了脸颊的两侧,像是搽了胭脂般的红艳,衬得他的皮肤越发的白皙。Mandy的手环在玲於的脖颈旁,两个人躺在一起渲染出了温馨的画面。

      “看来玲於已经没事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是的呢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 Mandy眼前的小男孩正站在一堆前辈后辈的身边有说有笑着。他悄悄的走到了玲於的背后,玲於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 “嘿嘿嘿。”Mandy憨厚地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 “喂,你突然站在别人背后痴汉一样要怎样啊?”玲於白了身后人一眼。

       Mandy突然握住了玲於的手,玲於被吓了一跳,看了一下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  “干嘛啊你?”玲於抬起头,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  “就是想起了以前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  “没怎么”,

      “就是突然想对你说,过去和将来都有我陪伴着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 玲於把头扭了回去,小声地嘀咕了一声,

      “傻子。”

       他握住Mandy的那只手紧了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没有提到双vo和鱼皮w我错了)

面玲真的好吃√

写的时候一直挂着歌词,真的超级配面玲了

control myself

[一看见你 我就紧张得快要窒息,

你每向前一步 都让我失魂落魄,

再靠近一点

你知道 我已坠入爱河 总是不懂得知足,

你让我彻底变了样

慢慢来,我一直都在盘算,我想带你去各个不同的地方

,快告诉我 我们已经踏上爱的旅程

你应该知道我有点沮丧

你像是一幅完美的画,我愿意护你一世周全,

和我保持一点距离 我会永远守候在你身旁,

宝贝 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不是想得太多了,

我们虽然认识不久 却时刻想念着对方

,我知道 你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,我已经离不开你了,

我不希望你离开,

我就喜欢现在这样,此刻这里只有你我,]

p1 自己搞得沙雕图√

(其他图源微博,侵权删)

你不是面玲姐妹,我们就没办法愉快的玩耍
面玲是真的
我不管!!!他们必须结婚!!!!!!

又刷了皮埃罗的视频!!!!

我鱼大偏分太帅了啊啊啊我要哭了

鱼总我可以!!!!!!!

妈的好好看!!!!

面玲姐妹这里看!!

垃圾拾叁想写文了xx


姐妹们有没有面玲的灵感脑洞啥的


最近学习学多了



要不面玲一起学习奥????(我打我自己)



求脑洞!!!!!!面玲女孩爆哭www


Generations ☞数原龙友 X 你

工友垃圾小短文 勿喷www


有点ooc 逻辑鬼才


豹哭了


(噗嗤hhh 带入凉太手动双vo ???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 你趴在教室的窗户旁,看着一点点暗下去的天。突然,你听到教室的门发出了奇怪的声音,你回头朝教室门口望去。一个穿着棕色格子大衣,戴着眼镜,有点胡渣的不良少年喘着气,手扒着教室的门框,几滴汗水滴在大理石地板上,原来紧皱的眉头在看到你之后终于舒展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X酱,终于找到你了啊。”


      数原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,一步一步大摇大摆地走到你面前,银色的耳钉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,晃地你睁不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砰!”


         数原的脸突然在你面前放大,他的双手抵住你身后的墙,发出了一声巨响。他低下头看着你的双眼,浓密的长睫毛遮盖住了双眼。他深沉又磁性的声音传入你的耳朵,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X 酱,为什么要跑?我柜子里的巧克力不是你给的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脸一下子红了,不敢直视他的双眼。你把头扭了过去,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才没有跑!”


         看到你这个样子,数原好像来了兴致,他越来越靠近,你耳边满满的都是自己的心跳声,胸口的小鹿像是疯了一样。他的双唇停在你的耳边,在你耳边吹气,他的声音仿佛是从天边传来一样的缥缈,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害羞了吗X酱?听到你的心跳了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其实你在放巧克力的时候我看到了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把头转向数原,倔强地说,


         “喂,那是我送的又怎样!不吃你就还给我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 数原“噗嗤”一下笑出了声,你的脸更加红了,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笑什么啊数原龙友!”


         面前的男生挑了一下眉,把下巴放在你的肩膀上,像极了性格古怪的黑猫。


         黑猫趴在你肩头,没有了动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 良久,数原缓缓张开了嘴,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呐,比起巧克力,我更想吃掉X酱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写的炒鸡不好见谅了姐妹们(我去自杀


我是垃圾拾叁大家好(狗头


不二家佐野玲於
又是垃圾指绘了饶了拾叁吧(勿喷www)

佐野玲於绝世大可爱!!我爱他
想画全团(doge

图源B站

开久组animals超燃!!!
矶村勇斗铃木伸之超帅!!!
🔒了

我的hayato大宝贝儿太欲了!!!
阿伟在线去世www

占开久tag致歉